路西法

【群宣】王者语c——花烬楼。群号648687080

咳咳。又是我。我又来宣群啦!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开的王者语c。

这是一个有爱的花烬楼。

重皮不过五,开性转幼体黑化,另算一个皮。第一次改皮免戏,第二次开始原皮死戏或新皮自戏200+。

语c国际三禁。娘白苏不必多说。禁黄豆语音厘米秀。不禁图,连发三张算刷屏,一次禁言十分钟,二次罚戏100+,三次。飞机票不解释。

皮下带套。开句号套。不禁白,但请移步群文件洗白手册或自行百度。

下面是群主的自戏。性转狐白,戏是不是特别靓丽!全群戏风偏向古风/我这个西幻为什么会在……可能是因为关系太好了!。

一共就两个人我也只好放靓丽的那个啊!。


要头衔私戳群主。

名片格式如下。

【皮肤名字】英雄名字-房间号

例。

【凤凰于飞】王昭君-102

【德古拉伯爵】刘邦-408

性转幼体黑化在英雄名字后加。

例。

【精灵公主】王昭君/性转-502

【国士无双】韩信/性转-607

房间号是在花烬楼里住的房间,可合居。可以此为梗开戏。

注。花烬楼共十层,每层八个房间。每房最多合居七人。

101至1008,1是楼层,01是房间号。

祝愉。欢迎来到花烬楼。


〔代号——024事件〕

*可能是退坑作……

*大量ooc!!!

*cp……几句话帕佩,雷安雷,虽然安哥和艾比属于搭档的那种关系,但没有安艾,硬要说的话也只能说是朋友。卡米尔无cp……我想写我x卡米尔啊!!

*披着推理悬疑的沙雕文。

*雷总兴趣爱好怼安迷修。

*能接受的话……就往下翻吧。

*有罪之人,必以罚终

青色雷光挣破乌云囚禁向下劈去,像一把弯折利刃毫不留情地撕裂天空直直向下劈去。伴随而来的轰鸣声像是恶鬼的宣战,足以让小儿啼哭。

〔第二天中午〕

“最近案件有点多啊”

“好了好了。别抱怨了,佩利,你不也很享受抓捕犯人的过程吗”

佩利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百般无赖的拿着卡米尔整理好的犯罪档案看着,看到最近的犯罪记录实在忍不住发声吐槽道。

坐在旁边的帕洛斯起身对着佩利笑摸狗头。不过这话倒也没有说错,佩利【狂犬】的称号可不是性情像狗,而是在抓捕犯人的途中像是嗅到了犯人的气味而后一口咬上对方脖颈撕开温热皮肉,饱饮那带着罪的血液,当然,并不会真的咬上去,而是钳制住犯人。

*毒蛇与狗,天长地久

“案子说来就来——走了,新的案子”

雷狮嗤笑一声,将警服外套随意披在肩上,敲敲门框示意自己的组员们,起身走出门外,组员也一个个跟在他的后面。

说到雷狮,倒也不得不说他的优秀,警局双骄之一,年纪轻轻就当上组长,别的不说,只要他的小组出动,从来就没有失败过,所有的案子都在48小时内破获,其作风更是被吐槽像个【海盗】一样,霸道而凌厉。

一把揭开白布露出被害者已经被法医解刨完成的身体,被害者为女性,长相清秀,身材高挑,没有挣扎痕迹,应该是陷入了昏迷之后被杀害的。发现地点是在一座无名小山上的半山腰上,当时引发森林大火,也在当地台报道过,但在之后看火员巡查的时候,他发现了一具女性尸体。

被害者脖颈上有三道血痕,手腕被割开,多半是从这里放了血。胸口的衣服也被撕得破破烂烂。腹部子宫被拿走。这是一个系列犯罪的第五个受害者了,一系列犯罪的特点是凶手会拿走部分器官,且脖颈手腕都有血痕。

原本这件案子倒是不归雷狮他们管,只不过这件案子的疑难杂点实在太多,指纹毛发等也没有一点留下。

凶手对于猎物的挑选几乎没有规律,只是单纯的享受着对他而言已经习以围惯的杀戮,又或者说他/她的目的是被拿走的内脏以及血液。

“这个凶手可能是愉快犯,或者说是对着取走的内脏和血液有什么特殊用处,多半是拿去黑市卖了吧。反侦查能力极强,留下的证据很少……死者死因不明,但多半是被乱刀砍死的,不,不是乱刀,凶手的每一刀都很用心,像是艺术品。”

依然是漫不经心的语气,雷狮对于这R18场面早已司空见惯,十指据有规律的敲打着一旁空无一物的台子,眼神专注地看着安迷修解刨尸体,也不管安迷修被他盯的发毛又不好意思说的事实。

说到安迷修,又得介绍下了,咱们警局双骄之一,知名大学毕业,虽然人充满绅士风度,被除了雷狮各种小组组长哄抢,与雷狮组的风格一点也不符合,结果愉快地加入了雷狮的小组,原因不明,可能这就是看对眼了吧。

“怎样?致命伤是什么?你说,我记下来。”

雷狮将警服胸口小册子和笔取出,翻开新的一页,拿掉笔盖写下犯罪记录四个字,嗯,字挺美观的,就是别人看不懂。

“在一开始看到受害者尸体的时候我认为致命点多半是失血过多,可让我感到意外的是,死因为烟雾窒息。脖颈上的伤口伤及经脉静脉,但看着伤痕应是在窒息之后的事了。胸口的衣服被撕开……艾比待会会进行阴/部的检查,看看是否出现性/侵现象,子宫被拿走的原因不排除凶手是愉快犯,喜欢收集别人内脏的可能,虽然这个的可能性很小。这种伤害女性的行为这还真不是骑士的作风呢,怎么能对女性这样。”

安迷修指指被自己刨开的喉管,喉管内有部分人眼可见的烟雾残留。

“有一点,受害者被发现的地点是半山腰上,虽说引发森林大火,且火源最旺盛处就在旁边也不应该就这样窒息,因此我检查了胃部残留物,结果为大量的乙醚,这个量被害者应该接近呼吸休克的症状了。”

“还真是令人意料不到啊,凶手其余案件似乎都是失血过多而亡,仅有这个是窒息……且引发大火,总感觉这个家伙是在向我们挑衅啊”

雷狮不爽的啧了声手中的笔却没有停。安迷修话多且语速快,他也记得飞快。倒是难得的没有对于安迷修【骑士】的发言进行嘲讽,要是平常多半是嘲讽对方可笑的理想主义吧。

“对于这点我也感到奇怪,所以我有一个猜测。。。一个我认为可能性很高的猜测”

安迷修顿了顿,声音带着迟疑与疑问,他的直觉认为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却也没有证据能够证明。

毕竟鬼知道这个凶手是不是换了种杀人方法而不是失手。

“——是否是,凶手没来得及放血……受害者就死了。”

“你是指……凶手失手了?确实有这种可能,你还真难得不说废话啊。”

头也不抬地记下安迷修说的话,以及部分还没有证据的猜测,顺便故作惊讶嘲讽一句对方。

“帕洛斯,现在去查,最近有没有黑市交易,血液与内脏的那种……佩利你跟着去。”

“好”/“有架可打吗!?”

“可以打,只要你能保证不暴露就随你。”

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作风,一般来说都会让部下低调行事,可惜雷狮从来都不是个低调的人,只要任务不失败,他就可以压下一切,让别人敢怒而不敢言。

并且此次人手太多会暴露,不如就让两个默契好的一起去,这两个打架也不弱,要真起冲突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且成功率更高。他对于案件从来都不是个会迟疑的人,抓凶手要越快越好,时间越短,民心越容易稳定,如果拖久了的话,多半会出现质疑声。

他雷狮的人生,听到的只应是喝彩,而并非质疑。

*ooc小剧场,慎入!!!

安迷修/【这对女性真是太不公正了!】

雷狮/挑眉【哦,一句废话】

安迷修/不受影响继续说【对女性应该要呵护!】

雷狮/转笔【又一句废话】

安迷修/停顿【。。。我申请换人,让卡米尔来记录】

雷狮/头也不抬【我驳回你的申请】

这是真的(瞎说)


自戏(应该)亲爱的们,找我玩啊!!戏渣不解释。。。

血液中蕴含着毒药的蝎子,今日也不知自己何时才能解脱,哦不,一辈子也不会解脱,这般罪孽深重,即使是死后也会被人唾弃吧。

呼啸而来的风撩起宽大的蓝色外衣,就连月光似乎也在畏惧着什么而躲了起来,星辰不见踪迹,只有细微的光照亮了他手中镰刀的锋刃,青光微微闪烁,若隐若现。

星光点点如微弱灯光。身侧的风仍在呼啸,像是生物悲哀的嚎哭,大地在脚下蔓延,他往前走,朝着他的目的走。风声渐渐停止它的嚎哭,像是濒死之人断了气之后,万籁俱寂。

教堂隐晦的钟声如踏过数百万星辰,静谧,笃定。随着最后一声钟声的响起,嘴角弯起勾人弧度,举起左手随意打了个响指,声音不大却清晰可辨。

白鸽在这一瞬间扑扇翅膀,似是听到谁的召唤,起身,斗篷于身后猎猎作响,在瞬间穿越整座城市。

停在某处房顶,修长的指节抚摸镰刀刀柄,风声再一次爆发,比过去更尖烈,神降下惩罚,朝不知名罪恶灵魂,下达最后一道指令。

十字架前中年男人虔诚低语,吟诵圣经,双唇开开合合说出一个个晦涩音节,青灰脸色显示着信仰吾主皆不过徒劳,对于那人病症毫无任何用处。

他将逝去,获得期望之物,于天国永生,于地狱灼烧。时间到了,他的时间到了,是时候剥夺这一切了,终结那人苦痛,给予他梦寐以求之物。

超那人笑笑,右手手指朝人弯出一个挑衅的弧度,而后放下,手执刀柄挥向对方头颅,湛蓝刀刃切割肮脏灵魂,头颅飞于半空,血色之花绽放瞬间却又再次枯萎。风声尖利可怖,像是百千鬼怪咆哮,向世间宣誓狂妄。


群宣/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还是我,激动不激动

同样的我,同样的群,三百年不变,你希望变我都不变,你有种来打我啊(不是,千万别来打我)

瞎来的群,人也瞎来来吧(请务必认真的来)

我,旁白,兼隔壁烛家院子的主人——烛柳柳(烛伊is watching you)世界第一可爱不允许反驳(算了幼体五爷和幼体展护卫才是最可爱的)

嘛。。。不开戏,完全水聊,瞎说得了,但要是撕逼得话。。请讨论组或者私聊谢谢配合。

群号码398512156。欢迎来浪,允许原创(不过得交人设,请不要看相册里的烛柳设定,那是黑历史,而且我忘设定)

还有一些空皮,请务必来玩哦

哦对了对了,包大人你随便碰,只要你打得过亲友团,不用我说亲友团哪几个了吧